pillow

杜兮 Shrek:

所谓相由心生,一个人怎么看这个世界,就会在什么地方停下脚步,按下快门。
9张照片,记录一天的生活。
follow我多年的朋友们,从我的照片里,应该能感受到我还算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吧?

我知道你们要问的,哈苏503 + ektar100

杜兮 Shrek:

Newtown,悉尼最不正常,但也是最文艺,最有feel的地方,各种好吃、好玩、好看,色彩爆炒!我只要有空就泡在这条街拍皂片,手机拍完单反拍,单反拍完胶片拍,胶片拍完买台拍立得继续拍~ 张张都是大爱!
503CW + ektar100.

Melissa:

「像雨灑落大地,魂不歸故里。」「十一」

下课后走到尖沙咀已经快要十点。我笑着看半年沒见的她提着几个大纸袋子穿过人群走向我,笑得一如既往地甜。

她在西藏支教半年,肤色比之前黑了几个度,一直不断吐槽柜姐说她皮肤极度干燥。

“我都无语死了,我去的西藏诶!救命……”

毕业半年,仿佛一切都未曾变过。我们瘫在沙发上,拆了零食,开了啤酒。

“你先说吧,怎么回事?我怎么才知道呢。不过我也有事要讲哈哈。”

“啊真的嘛!那你先说啊!”

“不行,你说!”两个人朝对方尖叫了起来。

她从高中开始就很优秀。漂亮,聪明,成绩好,能干,总是团委学生会的一份子。人缘好,跟所有人包括家人的关系都很好,经常跟他们去世界各地旅行。她就是所有女生想成为的一切,或者说,是我想成为的一切。

最可怕的是,她性格也很好。说话太投机,脏话带的比我还多。

那时候他是高二的学长,我们在念高一。学长不算帅,但篮球打得好,暗恋他的人不少。知道他跟她在一起之后,我倒是先替琳琳伤心了一把。

到北京之后我才跟她真正熟起来。我们母校在外校帮派里是弱势群体,一年就保上那么几个,她在俄院,我在国商,宿舍就隔了一层楼。隔三差五就会碰面,拼命讲粤语,爆脏话吐槽,交流近况。她有时候也会讲到他,长期异地恋,她倒是没有抱怨距离远见面少,“他对我真的很好啊。”“只是已经没有激情了,你懂吗。”

到了大四,她的语气变了,“我想分手。”

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我们作为旁观者,都觉得可惜。金童玉女,已经坚持五六年,谁不想看到他们有好结果。毕业前我们几个在巴依老爷吃饭,她还在担忧去西藏的各种问题,却再也没提这件事。直到我在香港见了大周一面,她还很诧异地告诉我说他们一直都很甜蜜啊。

到最后还是分了,而且分了好几个月我才知道。现在终于有机会问个明白。

“我去南极的十天里,手机一直没有信号。之前虽然已经说了分手,可是还是有聊天和互相问候。等我回到南美开机,发现他一直没有找我,我就觉得很奇怪。问了好多次,终于知道他有新女友了。”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么多年的感情,没交没代的也不好吧?我总是觉得心里有个结,想约他出来谈一谈。他一直拿各种借口推。诶,他都连去拉萨找我都能腾出时间,现在约出来见个面怎么就这么难?”

“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也需要人照顾,他现在的女友,会主动蹲下来帮他系鞋带。我就日了狗了,是没手还是怎样,需要这样向我炫耀吗?”

“我真的不是阻止他幸福什么的,可是,是我诶,他居然跟我说这些……”

她哭了,我吓坏了。她可是坚强聪明优秀的她,是团委的红人儿保研西藏支教的她,她怎么能哭,她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情哭。我手忙脚乱又心疼地抱住她,帮她擦眼泪。她说一讲起来就会忍不住。

是啊,多年感情,难分彼此,为何就不能好好说清楚。

我长叹一口气,将故事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