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e arme

问我心肠

静水流深:

私飨者:

老刘又问我近来过得如何,答曰:“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我确实是找不到更恰当的词来形容,回答“淡漠悠哉”你恐怕要说我又装逼,“岁月静好”又说矫情。仿佛此间流年,柳未暗,花亦未明,却也已过了一村。

命如草芥:

私飨者: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龙应台《目送》)

雨轩:

私飨者:

两点十八分醒来,无梦亦无酒。在古代这是四更天。打更的竹筒已化作街灯。该有人靠着城墙走遍山川河流甚至庭院深深。终究不能随性乘舟而去或中途折回。大雪在此地绝迹,琵琶曲也已隐没,大珠小珠落入巨大的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