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low

南卡:

《贡嘎星夜》

这是我第33次带摄影团来到贡嘎,3月去贡嘎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拍摄横跨大雪山脉的银河拱桥。
在冷尕措扎营两天,队员在经历了两天的大雪、饥饿、高反之后终于在临下山的这个夜晚拍摄到了梦寐以求的画面。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Thomas看看世界:

一提到合成,人们总是会想到改天换地、无中生有的元素合成以及创意合成。但是现代风光摄影中所指的合成,更多是为了弥补前期器材的缺陷。掌握了这些合成技术,你就不会再为没有超广角镜头、忘了带ND减光镜或者光比太大超过相机宽容度的情况所困扰了。

卡卡kaka: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独自在新疆拍摄创作。从北到南,从东向西。从北疆的边境小村白哈巴到南疆的中国最西高原帕米尔,从大众景点到误入草原深处的隐世之村。从点点野花漫天繁星的炎炎夏日到白雪皑皑纯净寒冬。这一年拍摄里有过到达拍摄地的艰辛,有过苦等半个月没有好天气的失望。但更多的是发现美景时的激动,欣喜,发现这些隐藏在祖国边疆里的极致美景的欣慰。

卡卡kaka:

在博格达的探索之旅里这种像郁金香一样的黄色小野花我最爱的前景之一,它们热情而又灿烂的开在博格达峰的周围。在拍摄完《花海中的小珠峰》后,我通过starwalk软件判断出银河大概会在两小时后升起到小珠峰的山头位置,但在天黑后要对前景的野花完成复杂的景深合成拍摄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在天还未黑时拍摄前景的野花,然后等待银河升起到小珠峰山头,拍下了星空,此时天际残留的气辉也把山尖染上了颜色.